您所在的位置:鄂嘉两莲新闻>旅游>电力之最⑦|椒江大陈供电所:最“红”的海岛光明守护人
电力之最⑦|椒江大陈供电所:最“红”的海岛光明守护人 查看次数: 4647 时间: 2019-12-03 08:30:19

提示信息

很少有像陈达岛这样充满传奇的地方。

它独立于东海之上,总面积只有14.6平方公里,但从未淡出人们的视线。

70年来,从荒岛到“东海之珠”,陈达岛的电力系统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从柴油发电,到电缆登陆岛上,再到强大的电网。

有一群人离开了自己的家庭多年,继承了老一辈人的开垦精神,守护着这座岛屿明亮的“生命线”。他们是国家电网浙江泰州椒江区供电有限公司陈达供电站的电力工人,2019年,中宣部命名并表彰了第五批雷锋学习活动国家示范点,陈达供电学院榜上有名。

点亮陈达岛上的每一盏灯。

从普通的一线工人到供电站的党支部书记,王海强已经扎根于陈达岛,守护光明达数十年之久。

王海强是在陈达岛出生和长大的“第二代垦殖者”。1987年,年仅19岁的王海强第一次爬上年久失修的电线杆,开始了他在陈达岛从事电力工业的漫长岁月。

在日常攀爬架线、风雨中,王海强积累了丰富的现场经验,成为同事们所说的“大成电网带电地图”。

没有办法,如何给陈达岛安装电网?王海强带领团队用人力将电线杆一根接一根地拖到山上。

电网最终建在岛上,但由于电力供应薄弱,线路可能随时被损坏和切断。我们如何抵御台风?经过不断探索,王海强为岛上每根电线杆制作防风电缆,并将10 kV绝缘子升级至20 kV,成功抵御台风和海雾造成的弱电消耗。今年8月,超强台风莱赫马(Lechma)登陆泰州,王海强及其同事建设了6年的“四德里”电网得以支撑。主线基本上没问题!

岛上植物繁茂,缠绕的藤蔓经常导致线路接地和跳闸。如何确保线路的安全?王海强利用岛上的风力资源进行了多次试验,并设计了“风力驱动防缠绕装置”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

留在陈达岛的大部分填海造地的老人没有他们的孩子和亲戚陪伴。供电站的工作人员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老人。他们带着爱心服务卡挨家挨户地为老人建立一个“爱心档案”。他们经常成双成对地回家照顾自己的生活。

陈达供电学院还关心留守儿童,保障渔民安全,为一线官兵服务。多年来,他们把日常工作和解决群众的需要和困难紧密结合起来。他们开展了200多项活动,如“动力之春文化之旅”和“阳光村行动”,惠及1万多人。

根据该岛的特点及其节点的变化,王海强还编制了“24太阳能服务表”,为岛民提供最贴心的服务。大成供电研究所提供的精准周到的电力服务,使海岛居民对电力服务的满意度连续十年保持在100%。

就像“利希特马”电力人群

超强台风“乐基马”过后,陈达供电学院的电力金曼·禺期又增加了一个新名字“被台风吹倒的人”。

今年8月9日,超强台风莱赫马肆虐。晚上11点,椒江公司控制中心向地面王宓103线发出紧急通知。这意味着一旦有人经过,后果不堪设想,救援迫在眉睫。

在强烈的暴风雨下,人们根本不能行走,而4吨重的卡车被猛烈地吹走了。体重180公斤的金·禺期在电源成功切断后自愿去调查故障点。暴风雨使人失明,经过对故障点的艰难检查,金禺期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回到车上。

从故障点到停车处只有几米的距离,一场风暴袭来,眼镜、鞋子“呼”的一声风一扫而空,瞬间就消失了,平时稳重的金禺期硬生生的吹在了地上。“我根本站不起来。最后,我用我的手和脚爬回地面,被团队成员拖进车里。”他说。

10日0: 26,整个陈达岛断电。

10日凌晨1点,通讯信号消失了。

10日凌晨4点,副主任郭奕君一夜没合眼,向窗外瞥了一眼,几乎看不到电线杆的轮廓。他叫醒了正在附近打瞌睡的同事。一行人拿起工具箱,开始在生产线上巡逻修理。

在抢修之前,导演关凌峰一整晚都很害怕,他首先想去岛上看儿子过暑假。然而,整个岛屿都被切断了,线路受损情况不明。他必须带领大家尽快处理故障,尽快恢复供电。

当时,岛上的风力仍处于14级。一路上到处都是被风吹走的树和被雨水冲走的碎片。李·冰之已经开了10多年车,载着9名紧急维修人员,一路跌跌撞撞地来到山上。

徒步巡线时,很难上山,因为树木被风吹到了一边。一行九个人几乎用手和脚。有时它们穿过风口,只能在身体下面爬行。

截至10日下午1点,除了一些孤立的居民楼外,夏达臣岛已基本恢复了柴油发电供电。此时,供电站的工作人员已经将近30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由于陈达全岛上下基本没有移动信号,抢修队成员仍未与陈达联系。

“我已经找到一个朋友带我出海,我会马上去陈达修理。”10日晚上9点,陈供电研究所突然收到王海强的消息。

台风前,王海强因身体原因不得不返回市立医院检查。他原本打算休息一天后回到岛上,但由于航行中断,他被困在了内陆。台风“李希玛”来袭的那天,王海强坐不住,除了回到岛上什么也没说,而是被导演关灵峰说服了。

11日早上6点,王海强从椒江码头启航前往陈达。当时,海上的风力仍然是10到12级。

接到消息后,紧急抢修的同事赶到码头,遇到了从上大陈岛返回的船只。平时,由于海浪的难度和登陆的难度,超过十分钟的航程需要将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上陈达岛。

台风过后,太阳升起来了,那天的最高温度是36摄氏度。每个人都穿着工作服,戴着头盔,在烈日下连续努力工作了10多个小时。

11日下午4点30分,随着3.5万伏陈达线路的开通,稳定的大陆电力通过海底电缆输送到陈达岛,大陈岛上下恢复供电。

电力的变化已经成为陈达岛变化的缩影。

20世纪50年代,该岛拥有第一台发电机,每晚为填海人员供电3小时。

在20世纪70年代,柴油发电的时间限制仅限于对电子封装灯充电。

元宝山风电场165千瓦发电机组于1988年投入运行。

2009年,20多公里的35 kV海底电缆接通,陈达岛正式进入陆地岛联网供电时代...

岛上的权力从无到有,从强大到强大,仿佛这是一部盛衰交替的权力回收史。

到目前为止,大成供电站、南天电站和南坑里电站三个电站已经完成了高品质电站的改造。同时,公司与椒江旅游集团签署了全电动景区建设合作框架协议,重点建设吴佳岩景区、乌沙头景区、垦殖纪念碑景区等全电动景区。

此外,陈达岛公共交通系统全部采用电动公交车,安装电动汽车充电桩,形成以电动公交车为主体、电动三轮车为辅助的绿色全电动交通网络。

"现在,陈达岛上的电力线已经达到35公里."王海强说,2018年,陈达岛的最大电力负荷达到1.89兆瓦,“电力变化已经成为陈达变化的缩影。”

“陈达岛填海精神”就像坚守岛上的灯塔,告诉在茫茫大海中夜游归来的船只不要迷失方向,给人们在风浪中的信心和力量。

(本文中的一些视频资料和照片来自台州广电集团。)

福建十一选五 中华彩票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